一位狀元郎+一個次輪秀用二十年 鄧肯馬努「超長待機」?馬刺!可真有你的

35

1999年季前訓練營,鄧肯與波波維奇聊天。

「教練,我們在選秀大會得到誰了?」

「馬努。」

「馬努是誰?」

三年之後,這位名叫馬努-吉諾比利的阿根廷人正式加盟馬刺,他的腳踝有傷,訓練受限,鄧肯對於球隊的這個選擇有些懷疑了。

「蒂姆當時問我,『波波,這家夥真的有你們說的那麼好?』」波波維奇回憶道。

吉諾比利的馬刺生涯是從被打上問號開始的,這個問號逐漸被拉直,成為了激蕩籃球歲月的驚嘆號。作為「GDP」時代的最後拼圖,吉諾比利與鄧肯、帕克攜手並肩打了14個賽季,拿下四個總冠軍,共同贏下575場常規賽,126場季後賽,成為NBA歷史贏球最多的三人組,那是馬刺的全盛時代。

如今,馬刺距離他們曾經的長盛不衰漸漸遙遠,連續兩年被季後賽拒之門外,對於曾連續22年在季後賽搏殺的他們是漫長的黑夜,馬刺需要點亮希望的明燈,這時候,馬努回來了。

在退役三年後,吉諾比利將以籃球運營特別顧問的身份重返馬刺,他的主要工作是幫助球員在賽場內外取得進步。吉諾比利在馬刺的角色與鄧肯相似,鄧肯在擔任一年助教後,重新回到之前的任務分配中,為隊內球員發展提供幫助。

鄧肯和吉諾比利,有著很多的不同。

鄧肯是狀元郎,他的1997年選秀報告中有這樣一句話:「如果有哪位總經理擁有狀元簽卻沒有選鄧肯,那他應該被送到精神病院。」

吉諾比利是二輪秀,而且還是次輪倒數第二,很接近落榜,被馬刺選中的時候,吉諾比利還在睡覺。與鄧肯的眾望所歸相比,吉諾比利純屬冷門。

鄧肯性格深沉,球風沉穩,重劍無鋒,大巧不工。

吉諾比利個性飛揚,球風飄逸,天馬行空,五花八門。

鄧肯更傳統,吉諾比利更潮流,他們代表著籃球的不同側面,展示著馬刺文化的包容。

這種包容是了解後的理解。

吉諾比利剛到馬刺的時候,他充滿浪漫情懷自由奔放的比賽風格,讓學院派出身的波波維奇有些心慌,當他看到吉諾比利竟然將球在背後繞了兩圈才出手,實在忍不下去了。

「馬努,你在幹什麼,你不能這麼打球!」

換成鄧肯,被波波維奇這一聲吼會乖乖聽話,但吉諾比利卻「頂嘴」。

「教練,這就是馬努,有時候就喜歡在比賽中浪一浪。」

挑戰波波維奇在馬刺的權威,這還了得?面對這樣的吉諾比利,波波維奇有很多選擇,罰他坐板凳,或者幹脆將他送走,但波波維奇的選擇是耐心觀察,並最終默認了吉諾比利的打法。

「隨著我看他的比賽越來越多,我意識到一點,應該放手讓他自己去打,不時給他一些小建議就行了,」波波維奇說,「他只有成為『馬努』才能成功,我不能打斷他太多,避免他失去創造力。我和他達成共識,如果他能夠在比賽中稍微少做一兩次那種匪夷所思的動作,我就閉嘴不說話。我們談妥了,從那之後我們的合作很幸福。」

鼎盛時期的馬刺,團隊文化是「人人為我,我為人人」。這支球隊會為來自五湖四海,背景不同,性格各異,球風有別的球員提供機會,而球員在擁有這個機會的同時,要用團隊精神為集體做出貢獻。

鄧肯是馬刺的核心,是戰術體系的基礎,但他並非一成不變,而是隨著時代的前進與球隊的需要,調整自己給予適應。

著名籃球媒體人比爾-西蒙斯在他的著作《The Book of Basketball》這樣點評鄧肯:「如果需要他砍下34分22籃板才能打贏一場季後賽,他能做到。如果需要他在第四節轟下18分才能取勝,他也可以做到。如果只讓他幹髒活,去保護禁區,去吸引包夾為隊友創造機會,這樣就能贏球,他同樣沒問題。鄧肯能夠適應任何比賽需求,這是他與加內特的不同。鄧肯在慢節奏的陣地戰時代拿過冠軍,在快節奏的閃電戰時代也拿過冠軍,任何體系都難不倒他。」

吉諾比利在馬刺擁有「最佳第六人」的標簽,這是稱贊,但更是犧牲。吉諾比利NBA生涯349場首發,場均16.5分4.2籃板4.3助攻,708場替補場均11.7分3.2籃板3.5助攻。吉諾比利NBA生涯6場40+,其中5場是首發出場時拿到。首發與替補哪一個角色更有利於個人數據,吉諾比利很清楚,數據往往與薪資掛鉤,他也很明白,但當馬刺需要一位能投能傳的人帶動第二陣容,吉諾比利接受了教練的安排。

「馬努太無私了,有多少超級球星能夠為了球隊甘心打替補?馬努將球隊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將自己放在次要的位置。很幸運能夠和馬努成為朋友,與他並肩作戰是我的榮幸。」帕克說。

籃球的秘密,在籃球之外,一支冠軍級球隊,要有冠軍級的氣氛,鄧肯與吉諾比利就是昔日馬刺「氣氛組」的組長。

巴特爾當年效力馬刺時,英語尚不熟練,平時與隊友交流受到一定限制,乘飛機或者大巴的時候,只能孤零零地坐在後面的位置。鄧肯看到了這個情況,他專門跑去學了一些中文,然後主動找巴特爾聊天。雖然鄧肯的中文還沒有巴特爾的英文流利,但他的友善讓巴特爾非常感動。

每當談到馬刺時,巴特爾總是這樣說:「有鄧肯,一批非常正派的人,組成了一支非常正派的球隊。」

鄧肯負責暖心,吉諾比利負責搞笑。如今的籃網總經理肖恩-馬克斯球員時代與吉諾比利是馬刺的整蠱專家,每當乘球隊飛機去客場的時候,吉諾比利專門挑馬克斯身邊的位置坐,等到馬克斯睡著了,吉諾比利就戳馬克斯的臉,待對方驚醒,吉諾比利會笑容滿面地問:「肖恩,你睡著了嗎?」

馬克斯「以牙還牙」,他有一次將吉諾比利上場前換下的內褲藏到了更衣室的冰箱裡,當吉諾比利比賽後回來,發現內褲不翼而飛,一番苦尋才在冰箱裡找到已經凍僵的內褲,氣得他原本已不多的頭發根根豎起:「這是什麼東西!」

吉諾比利還是馬刺吃貨小分隊的隊長,帶著斯普利特、米爾斯和迪奧等隊友走一站吃一處,每次客場之行都成為他們的聚餐良機。吉諾比利還製作了吃貨影集,為每張照片標註主題。

「我們現在也經常看那些照片,每次翻閱都會想起當年的快樂時光,那些記憶不會隨著時間而抹去。」斯普利特說。

照片可以留存往昔的幸福,但籃球時代終究滾滾向前。這是球星個性不斷膨脹的時代,馬刺曾經締造輝煌的籃球文化遭到巨大的沖擊。

萊昂納德的離開,是馬刺被時代重擊的標志。「小卡」與馬刺分手有許多原因,其中之一就是當他在全明星周末看到同等實力的巨星從球隊那邊獲得更多的特權,自己卻沒有時,心生怨氣,而馬刺覺得鄧肯當年都沒有這樣的要求,萊昂納德何德何能呢?

萊昂納德與馬刺其實都沒錯,只是時代的變遷讓他們產生了裂痕。

隨著米爾斯今夏轉投籃網,馬刺與過去的連線又斷了一根。現在的馬刺是一支平均年齡24.6歲的青年軍,百廢待興,嗷嗷待哺,他們需要積累天賦與經驗,等待複興的曙光再度照入。

鄧肯與吉諾比利的先後回歸,是馬刺嚮往日的懷舊,也是向現實的妥協。在這個球星被教練與球迷批評兩句,就敢在合同期內拒絕報到的風氣中,馬刺想要再得到不搞特權的巨星,明明有實力首發卻甘心做替補的最佳配角,需要極佳的運氣,而運氣這種事不會總眷顧一支球隊。

馬刺只有等待,期待著鄧肯與吉諾比利將他們所掌握的球技,所領悟的精神,帶到如今的馬刺中,將一度斷裂的文化傳承可以重新拼接起來,讓馬刺經過時間的沉澱,完成重建的資源儲存,重返曾經熟悉的競爭位置。

這就是從頭再來,非常難,但馬刺別無選擇。

好在,波波維奇還有鄧肯與吉諾比利幫忙,再次風雨同舟,痛並快樂著。

順境跑車,逆境佛,絕境妖刀戰群魔。現在,壓力都在帕克這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