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多是特別的存在~不向世界妥協,但要認清自己!

73

拉簡-朗多回到了湖人,這裡是他夢想重新起飛的地方。朗多是一個複雜的人,他是天才,也是「刺頭」,他在世俗的眼光中聰明絕頂,卻又性格乖張,你難以用簡單化的是非標準去評判他。正如美國籃球媒體theringer的記者傑森-康塞普西翁那篇文章的題目一樣–《朗多是特別的存在》。

在路易斯維爾市恩格爾哈德小學三年級教室的後牆,有一個金屬書架,擺著高年級的數學教材,因為很少有人用,已經蒙上細細的灰塵。「那個孩子小學畢業後,這些書就沒人翻動了。」梅蘭妮老師說。

那個孩子,就是朗多,他從童年時期開始,智商就明顯高出同齡孩子一籌,尤其是數學,適齡的教材已經滿足不了朗多的需要,所以梅蘭妮準備了高年級的輔導書。

道格-畢比是朗多的高中數學老師,他發現朗多上課的時候經常連書都不帶,還時不時睡覺,留的作業也不寫,但令道格奇怪的是,每次他將睡意沉沉的朗多叫起來回答問題,這個孩子都對答如流,考試更是次次滿分。

道格一度懷疑朗多作弊,於是安排了一次特別的考試,其他同學使用同一份考卷,為朗多單獨出一張,結果還是滿分。「我後來才知道,這孩子進入高中的時候,已經開始自學大學的課程了,他確實頭腦聰慧。」道格說。

朗多將自己的頭腦風暴帶到了NBA,塞爾提克2007年組建三巨頭,主教練里弗斯將分配球權的任務交給朗多,要讓三位球星都滿意,這個活分量可不輕,但朗多圓滿完成,與三巨頭合作的首個賽季就奪冠。

「我的方法是計算他們三位的觸球和投籃數量,以此作為基礎分配球,讓他們都能打得舒服。」朗多說。里弗斯將朗多的大腦稱為「引擎」,隊友皮爾斯則將其稱作「可以自動掃描的計算機」,他們第一次合作打季後賽的時候,朗多的記憶力讓隊友們大開眼界。

「那是08年對老鷹的系列賽,助教發給我們一百多頁的球探報告,裡面是老鷹的戰術圖解和數據分析,密密麻麻的,」皮爾斯說,「朗多用了一個晚上就全背下來了,第二天助教考我們,他倒背如流一字不錯,而其他人大多數還沒看完那份報告。」

過目不忘的天賦讓朗多在塞爾提克能作為半個助教使用,泰倫-盧在綠衫軍輔助里弗斯那段日子,經常和朗多在一起研究戰術,盧指導隨身攜帶一個筆記本,遇到好的戰術就記下來,而朗多從來不動筆,他只動腦。

「朗多特別聰明,所有的戰術都瞭如指掌,」雖然與朗多在塞爾提克只合作一個賽季,但奧尼爾對於朗多的頭腦十分欽佩,「當對手在比賽中喊出一個戰術指令,他馬上就會做出反應,告訴我們應該怎麼防,他的籃球知識儲存量太驚人了。」

翻看朗多的籃球履歷,一半明亮,一半黑暗。明亮那部分寫著兩次總冠軍,4次全明星,3次助攻王,1次搶斷王,4次最佳防守陣容,他是一名優秀的球員,這一點毋庸置疑。

但是,黑暗的那一面,充斥著不絕於耳的非議。傲慢,粗野,狂躁,自以為是,這些負面的詞彙,作為標籤貼在了朗多身上。「他很聰明,但有時候聰明反被聰明誤,」塞爾提克的隊友帕金斯這樣評價朗多。

從高中時期開始,朗多就與教練產生衝突,起因是他堅持自己對於場上局面的理解,經常違背教練的戰術意圖,教練批評兩句,他還理直氣壯:「是我在打球,我了解場上的一切。」

朗多將這樣的比賽方式複制在NBA,「我不要教練覺得,只要我覺得」,如此霸道的風格讓一向與球員相處融洽的里弗斯也忍無可忍。「他容易自作聰明,」里弗斯說,「在比賽中想法太多了,會隨心所欲地切換戰術,我總是和他說不要隨意冒險,但他還是我行我素。」

聰明的負面衍生品是固執,而固執隨著身份的變化會升級到聽不進任何對自己不友好的評論,哪怕是善意的批評。

2011年東部半決賽,塞爾提克兩戰過後0-2落後。第三場之前的訓練,里弗斯安排了錄像課,通過視頻展示球員們在比賽中出現的錯誤,其中有一段是朗多退防不及時。

「朗多,看一看你這次防守,退的有些慢了。」里弗斯說。朗多沒有回應,他低著頭,轉過身背對屏幕。「朗多,轉過頭來,看屏幕!」里弗斯有些生氣了。

「去他的錄像!」朗多暴怒,他站起來將一個水瓶狠狠地砸在正在播放視頻的電視機上,屏幕被砸得粉碎。如果不是加內特等隊友站出來阻攔,朗多恐怕會和教練大打出手。

「朗多有時候無法控制心中的怒火,這來自他的好勝心,也可以說是一種偏執,我和他聊過,這種偏執會成就他,但如果控制不好,也可能毀了他。」加內特說。

朗多的性格弊端在他離開凱爾特人後暴露的更為徹底,效力獨行俠期間與主教練卡萊爾直接在場上互罵,起因是朗多在對方投籃不進後持球推進速度慢,沒有按照教練要求打出快攻。

卡萊爾在場邊大吼提醒朗多,但朗多當耳旁風。卡萊爾叫了暫停,憤怒地衝到朗多身邊咆哮,朗多毫不示弱噴著髒話對罵。卡萊爾沒有再讓朗多上場,但罰坐板凳並沒有讓這次沖突結束,朗多賽後回到更衣室繼續與卡萊爾爭吵,最終被球隊禁賽,然後放棄。

朗多在那個賽季代表獨行俠打了兩場季後賽,NBA的球員工資是按照例行賽支付的,季後賽只有獎金,鑑於朗多給隊內造成的消極影響,獨行俠沒有付給他季後賽獎金,這在NBA可不多見。

朗多在國王打球那一年,第三次成為賽季助攻王,但球隊卻沒有和他續約,目送他去了公牛。時任國王主帥喬治-卡爾坦言:「朗多很有天賦,籃球智商極高,但他太任性了,公牛的教練要小心,別指望一個賽季打下來相安無事。」

果然,沒等多久,就傳來朗多與公牛教練發生衝突的消息,他和助教因為戰術分歧爭吵,盛怒之下將毛巾扔在了對方的臉上,這觸碰了公牛教練組的忍耐極限,球隊選擇將他裁掉。

凱爾特人總經理安吉對於朗多有一個很經典的評價,他是這樣說的:「朗多不願意別人告訴他應該怎樣做,即便你的指點是正確的,他也會挑戰你。問題在於,他作為一名球員,真的強大到可以擁有這種脾氣嗎?」

球星大多是高傲的,甚至有些時候不怎麼尊重合作夥伴。邁克-鄧利維在1990年成為湖人主教練,他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設計了球隊在新賽季的戰術,然後找到湖人當家球星「魔術強森,當時「魔術強森正在海灘度假。

「埃爾文,這是我們在新賽季要打的戰術,你先看看,提提意見。」鄧利維說。「魔術強森」接過那個厚厚的筆記本,扔到了海裡,然後衝著鄧利維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頭說:「球隊下賽季的戰術,在我這裡。」

「魔術強森」這樣做,是自信,如果換成朗多,那就是自負。自信與自負,一字之差,實質是能力的差別。當你的水平沒有達到可以隨心所欲做自己的時候,最佳選擇是做好自己擅長的事情,不要越級,這不是向現實服輸,而是適者生存。湖人時期的朗多就是這樣。

經歷了在獨行俠等球隊的挫折後,朗多一度走到退役邊緣,當時他是自由球員,卻少有球隊問津,彷彿即將被聯盟拋棄。

「我和朗多聊過,他說那時候差點就不打球了,」ESPN記者尼克爾斯說,「他在獨行俠與教練的關係堪稱災難,整個休賽期只有兩支球隊聯繫過他,並且出價都很低。」

那段日子也是朗多反思的時間,他的優勢究竟是什麼,劣勢又有哪些,應該給自己怎樣的定位,怎樣做可以不向殘酷的競爭世界妥協認輸。

效力湖人期間,朗多重塑了「季後賽朗指導」的美譽,但實際上在例行賽進行期間,湖人曾考慮交易朗多,這就是朗多真實狀態的體現,他在2013年遭遇前十字韌帶撕裂重傷後,運動能力削減程度很大,隨著年齡的增長,漸漸失去了曾經犀利的突破,已經很難做到高水準持久輸出。

最適合朗多的角色是短期內能量聚集噴發而出,所以例行賽別指望他,他的舞台是季後賽。2020年西決第二場,約基奇終場前20秒勾手打進令金塊反超湖人一分。朗多走到主帥沃格爾身邊問道:「教練,需要我去發底線球嗎?」

沃格爾心領神會:「當然了!」然後,朗多來到安東尼-戴維斯旁邊:「AD,過來接我的傳球,絕殺他們!」那是一次經典的底線球配合,是朗多籃球智商的一次展示,他觀察了半場內隊友與對手的站位,做出了最準確的選擇。

「我首先看了波普有沒有底線空切的機會,然後看看丹尼-格林能否切入,我發現勒布朗在原地掩護沒有動,約基奇在防我發球,顯而易見,我可以用擊地球傳給AD,接下來的工作就交給他了。」朗多說。

2020年季後賽對於朗多並不是那麼順利,他因為遭遇右手大拇指骨折不得不接受手術退出奧蘭多複賽園區,朗多在手術完成後以最快的速度康復,重新回到營地參加比賽,因為練得太猛,朗多的腰背出現不適,但他都咬牙堅持了下來。

「我的比賽經驗就是我的優勢,讓我可以在高水平的比賽中保持競爭力,能夠與對手過招,這就像國際象棋,是我癡迷的。」朗多說。

隊友霍華德將朗多稱為「憤怒科學家」,因為朗多打球就如科學般精密,他還是有脾氣,只是發洩的途徑更為適宜了,比如在總決賽進行期間,朗多反復對著年輕的隊友吼道:「你XX專注比賽,忘掉比分,聽懂了嗎?」

2020年10月12日,總決賽第六場,朗多以11投8中三分球4中3的進攻表現,貢獻了19分4籃板4助攻,幫助湖人擊敗熱火,捧起了總冠軍獎杯。

當終場哨響起,朗多坐在場地中央,身邊是慶祝用的彩帶,兒子皮埃爾在一旁歡樂地跳來跳去。2008年首次奪冠,2020年再度登頂,朗多用12年的時間完成了從冠軍到冠軍的征途,他經歷了高峰與低谷,終於認清了自我,實現了職業生涯的複興。

2021年8月,朗多在經歷了在老鷹與快艇的短暫停留後,重新回到湖人,35歲的他早已不再年輕,但他的目標更加清晰。「我回來就是為了給湖人再帶來一座總冠軍獎杯。」朗多說。他能做到嗎?一年之後,會有答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