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羅:哈登曾說我是球隊的毒瘤,但現在我在打總決賽他卻在度假

25

7月8日訊,保羅率領太陽隊打進了總決賽,並順利拿下了G1,還有三場勝利,他就可以捧起夢寐以求的奧布萊恩杯。要知道,上賽季保羅沒來之前,太陽隊連季後賽都進不了。

可以說,保羅和太陽隊相互需要,相互成就,菲尼克斯才是最合適保羅的球隊。保羅高達4000萬的年薪曾讓他遭受不少質疑,特別是在火箭的那段時間,關於他的批評聲滿天飛。

2018年夏天,休斯頓火箭隊和保羅簽下了一紙4年1.6億的肥約,正當火箭管理層認為他和哈登的組合可以帶領球隊回到巔峰時,火箭在季後賽中連續兩年輸給了勇士隊。

由於表現不佳,保羅也因此被貼上了高薪低能的標籤,球隊內訌不斷,哈登甚至公開表示保羅就是球隊的毒瘤,暗中要求管理層將他交易出去。然而,換來威少之後,火箭的戰績並沒有什麼起色,他們在次輪就被湖人淘汰。

隨著威少被交易出去,哈登也主動請求離隊,火箭開始進入重建。哈登如願以償加盟了籃網,無奈的是,歐文因傷倒下之後,籃網在東部半決賽慘遭雄鹿逆轉,哈登再次與總冠軍失之交臂。

現在,哈登或許可以理解當年保羅的感受了,不是保羅不行,而是傷病真的猛於虎。今天,結束隊內的訓練後,保羅談到了自己的想法,他表示,這一路來真的很不容易。

保羅說道:「我現在只專注於眼前的比賽,為了這一刻,我等了16年。這幾年我受到了不少質疑,但我一直相信付出就會有回報。哈登曾說我是球隊的毒瘤,但現在我在打總決賽他卻在度假。

我想說的是,如果當時我們能給予對方更多的信任,或許就能奪冠,甚至可以建立一個王朝。我在這裡遇到了一群更好的隊友,他們更懂得犧牲自我,每個人都很無私,這就是我們能打進總決賽的原因。」

接著,保羅說道:「我應該感謝哈登,是他讓我知道如何更好地與隊友相處,更好地領導球隊。」也許保羅說得對,當時的火箭已經具備挑戰勇士的實力了,如果哈登耐心一點,願意再和保羅多打兩年,他可能已經有戒指了。

現在保羅離冠軍越來越近,哈登卻早早被淘汰,他心裡是什麼滋味,只有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