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龍官方:”Earned, not given”,真人版流川楓留美8年,終圓夢NBA!

30

在異國他鄉辛苦打拚8年後,渡邊雄太終於迎來了人生的高光時刻——他在多倫多暴龍開出的正式合約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這份兩年208萬美元的合約(部分保障),年薪是他原來的近14倍。

這一紙合約,讓他告別了近三年的NBA臨時工身份(雙向合約),成為繼八村塁之後,第二位在NBA站穩腳跟的球員。

為了確保日本民眾能收到這個好消息,暴龍特地一大早就宣布了這筆簽約,並且在官推上寫下了讓人動容的文字。

「自己掙來的,不是別人施捨的!」

(Earned, not given.)

「這一刻:夢想照進現實!」

(Moment: Dreams into reality)

看到這條消息,不由得想起了前一段時間,渡邊雄太被狀元郎愛德華茲殘暴隔扣後,說出的話。

「當你被人那樣隔扣,你將淪為笑柄,糗出名。但對我而言,除了試圖封蓋這一球,我沒考慮過別的選項。我寧願被人顏扣,也不願放棄防守,讓人輕鬆拿到兩分。」

(When you’re dunked on like that, you get laughed (at) and become famous in a bad way. But for me, I have no choice but to try to block it. I’d rather get dunked on than give up an easy two points by missing it.)

「我不介意他隔扣我,如果將來我遇到同樣的情況,每一次我都會跳起來封阻。」

(I don’t mind that he dunked on me. If I’m in the same situation in the future, I’ll jump to block every time. )

「哪怕100次球,我有99次都會被人隔扣,但只要有機會能封蓋1次,我都會義無反顧地跳起來。」

(Even if I get dunked on 99 times out of 100, I’ll always jump if there’s a chance I can block one.)

當時看完這段採訪,我非常震懾,我相信沒有一個教練,會不喜歡這樣的球員,沒有一個球員,會不喜歡這樣的隊友。

當渡邊被愛德華茲撞倒在地,淪為背景板時,或許很多人會笑他不自量力,但我知道,暴龍主帥納斯,永遠記住了渡邊雄太這個名字。

渡邊打球拚命,其實在隊友和教練那,早已不是秘密。

前幾天對陣魔術,渡邊砍下了NBA生涯新高21分,成為焦點,他的隊友沃特森告訴記者,每次訓練,渡邊都是第一個到,最後一個走。

球隊老大哥洛瑞,不止一次公開誇讚渡邊的拼搏精神。

「他打得太賣力了。他是那種每次只要上場,就給予你全部能量的人。當他上場時,他會為了搶一個地板球撲到地上,他總會出現在恰當的位置,他會傾其所有。有時候,你要的就是這種態度。」

(「He plays so hard. He’s a guy that gives you maximum energy every time he’s on the floor. And when he goes out there … he’s going to dive for loose balls, and he’s going to be at the right spot, and he’s going to give you everything he’s got. That’s what you need sometimes.」

1994年,渡邊雄太出生於日本橫濱的一個籃球世家,他的母親是日本女籃前國手,父親也是一名職業籃球運動員。

在渡邊眼中,比起偏重得分的父親,他更像身手全面的母親,但從小到大,和他打得最多的,還是他的父親。

他父親非常好勝,至今,渡邊還記得,他12、13歲那年,首次擊敗父親時,他父親臉上不樂意的表情。

「顯然,我的父母是我擁有高球商的原因。他們從小就教我如何打球,這顯然對我現在很有幫助,尤其是在暴龍,我們的戰術很複雜。但我總是能很快領會戰術,並在場上貫徹。」

(Definitely, my parents are the reason I have a high basketball IQ. They just always taught me … how to play basketball. That’s definitely helping me right now, especially with the Raptors and doing a lot of different stuff. I always pick it up quickly and do the right things on the court.)

渡邊小時候最崇拜的球星是科比,因為像他母親一樣,科比在場上無所不能。

「他是位得分高手。他有跳投,能扣籃,能防守,幾乎什麼都能幹。」

(He’s a scorer. He had a jump shot, dunks, defence — pretty much everything.」)

渡邊鶴立雞群的身高,再加上他籃球世家的出身,使他在日本擁有很高的人氣,《日本時報》一位體育記者,甚至給他取了一個和詹姆斯一樣的綽號:「天選之子」。

但即便是這位記者,當得知年少的渡邊希望有朝一日能打入NBA時,也搖了頭。

「我當時認為,這個目標太遙不可及了。」

(I thought it was too lofty of a goal to achieve.)

但渡邊對自己的夢想非常執著,而且幸運地遇到了貴人。

2013年,當在日本執教的唐-貝克,聽到渡邊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後,他聯繫了自己的老朋友傑雷-奎恩,當時奎恩在康涅狄格州聖-托瑪斯-摩爾預科學校執教,這所學校,是德拉蒙德和昆西-杜比的母校,並且有不少國際學生。

無巧不成書,這所學校的高層中,有一位叫吉田麻美的女士,也出生於日本。

在奎恩的安排下,渡邊遠赴重洋,來到了這個陌生的國度。

吉田麻美對這位大男孩的第一印象,就是靦腆。

「他太安靜了,有些緊張。」

(He was so quiet. He was nervous.)

連日語都不怎麼張口說的渡邊,說起英語來可想而知。

但一到籃球場上,他就像換了一個人。

「他是個非常非常聰明的小伙。學東西很快。」

(He’s a very, very bright, young man. He picked things up quickly.)

渡邊自己也很奇怪,雖然他英語一竅不通,但似乎並不太影響他理解教練的意圖。

「我很擅長理解戰術。在場上,我幾乎沒遇到什麼障礙。」

(I’m very good at picking up plays. On the court, I didn’t struggle much.)

但讓奎恩皺眉頭的是,渡邊實在太瘦了。

「他高2米03,撐死也就84公斤,這種猴幹身板不可能能打NBA。」

(He was 6-8, and if he was 185 pounds, that was a lot. … That skinny-ass body wasn’t going to play in the NBA.)

在聖-托瑪斯-摩爾校隊裡,渡邊第一次親身感受到美國球員的衝擊力,其中最讓他驚嘆的,是比他低兩個年級的埃里克-帕斯卡爾(現效力於勇士)。

在渡邊看來,帕斯卡爾無疑是這支隊伍最閃耀的明星,可當他向奎恩教練誇讚帕斯卡爾究竟有多出色時,教練看著他,說你也可以打得和他一樣好。

奎恩發現,與那些自信爆棚的美國球員相比,集體主義精神薰陶出來的渡邊,打球太無私了,球到他手裡,他的第一反應不是找籃筐,而是哪個隊友的機會最好。

奎恩希望,渡邊能打得自信一些,充分發揮出自己的能力。

2014年2月初,帕斯卡爾的腳受傷,無緣全國預科學校邀請賽決賽,渡邊雄太臨危受命。

開場前,奎恩囑咐渡邊,這場球,全交給你了。

最終,聖-托瑪斯-摩爾輸了6分,但25分16板9助的渡邊,無疑是全場最出色的球員。

「我抓著他說’雄太,你每天都能打出這樣的水準。’他卻和我四目相對,回答說’謝謝你,教練’,我不知道他會不會聽我的,但我覺得他聽到了我的話。」

「沒過多久,他又變回了那個球館裡最乖的小男孩’謝謝你,教練,非常感謝你”不不不,你難道沒明白嗎?每一天,你都可以成為我們最好的球員”謝謝你教練’。」

(I just grabbed him and said, ‘Yuta, you can do this on a daily basis.’ He just looked me in the eye and said, ‘Thank you coach.’ I don’t know if he listened to me, but I think he heard me. He’s gonna revert back to being the nicest kid in the gym again. ‘Thank you. Thank you very much, coach.”No, do you understand? You can be the best every day.”Thank you , coach.’)

帕斯卡爾說出了真相。

「他只想著自己的隊友,他沒意識到自己究竟有多出色。」

(He cared about all of his teammates. He didn’t know how talented he actually was.)

渡邊要惡補的東西很多,他得學英語,要提高力量,還要變得更外向、果斷,用奎恩的話說,就是要「西化」。

渡邊放下了其他東西,全身心撲在籃球和學習上。

渡邊或許不擅言談,可有一點,他的敬業態度無可挑剔,他的努力沒有白費,一年後,他收到了來自喬治-華盛頓大學的錄取通知書和獎學金。

進入華盛頓大學後,渡邊不光要打球,還要花不少時間補課,同時語言還不能落,承受了其他人難以想像的壓力。

華盛頓大學當時的校隊助理教練毛里斯-約瑟夫,對渡邊的刻苦印象深刻。

「他太不容易了。我知道有幾次他很沮喪,也知道有時他身心俱疲,因為那些普通學生運動員只要花一小時就能做完的事,他可能得花兩三個小時。」

「除了學業和籃球外,他幾乎沒有任何課外活動。」

(It was tough for him. I know there were times he was very frustrated. I know there were times he was very exhausted because … things that took a normal student-athlete, whatever, an hour to finish might take him two or three. There weren’t a lot of extracurriculars with Yuta. It was school and ball.)

球場上的渡邊,不知疲倦地跑位、卡人、頂防、每球必爭。

約瑟夫當時曾追蹤過球員們的「幽靈數據」,也就是乾擾對方球路,失控球爭搶,擋人這些傳統技術統計表上沒有的項目,結果發現,渡邊幾乎每項數據都在球隊前列。

這些讓他深受隊友愛戴的「幽靈數據」,有朝一日,將助他成為一名真正的NBA球員。

他當時的隊友泰勒-卡瓦諾回憶說,渡邊不一定是球隊得分最高的球員,但幾乎每一場球,他防的都是對方最能攻的球員。

「有一場球對蒙莫斯大學,他防賈斯汀-羅賓遜,一個1米7幾的後衛。那一年,這小子打瘋了,場均將近20分。結果,雄太把他防了個12投1中,只讓他得了5分。」

(There was one game against Monmouth where he guarded Justin Robinson, who was like a 5-8, 5-9 guard. This kid was going crazy in college basketball that year, averaging close to 20 points a game. Yuta held him to like 1-for-12 shooting, five points. )

經過四年的打磨,渡邊雄太成了華盛頓大學的絕對核心,並且成長為一位全能型小前鋒,全能,是渡邊的標籤,但這個標籤,也在NBA選秀大會上拖累了他。

NBA選秀大會前,他試訓了7支球隊,但最終,沒有一支球隊為他拋出橄欖枝。

其實道理也很簡單,渡邊的順位不可能高,而低順位球員,球隊選的是角色球員,既然要挑角色球員,肯定要選有一技之長的「偏科生」。

但渡邊沒有放棄,他靠著夏季聯賽的表現,從灰熊隊要到了一份雙向合約。

這份年薪只有幾萬美元的雙向合約,許多球員或許根本瞧不上,但在渡邊看來,這份雙向合約,給了他敲開NBA大門的又一次機會。

在孟菲斯的那兩年,渡邊雄太絕大多數時光,都是在發展聯盟渡過的。

像此前無數位渡邊的教練那樣,孟菲斯拼搏隊的教練布萊德-瓊斯,很快就喜歡上了這個話不多,卻很聰明聽話並且勤奮上進的日本小伙。

「你希望隊裡有願意全部付出的球員,那種不是只在他能拿20、30分時才賣力的球員,你想要一位玩命空切,幫隊員獲得空當的球員,他(渡邊)就是這種球員。」

「每次他被灰熊召走,我們都很懷念他,懷念他在拼搏隊那些點點滴滴的貢獻。」

(You want a guy who is going to give everything, not just when he’s able to go score 20 or 30 points. … It’s making a hard cut to open up a teammate. He was that guy. When he got called up, we missed that from him, those little things, with the Hustle.)

作為一支年輕球隊,灰熊有很多潛力新人需要培養,而渡邊是一名大齡新秀,並不在球隊的優先培養序列中,所以獲得的出場機會非常少。

在經紀人的建議下,他離開了灰熊,前往更適合他的暴龍效力。

儘管在灰熊獲得的機會很有限,但渡邊依然對灰熊充滿感激.

「我真的很感激灰熊過去兩年,給我提供了雙向合約。在孟菲斯那段時光,作為一名球員,我顯然提高了。我的NBA之旅始於孟菲斯。」

(I really appreciate the Memphis organization for giving me the two-way contract for two years. I definitely got better as a player (during my time in Memphis). My NBA journey started here.)

在暴龍,渡邊依然是那個和訓練玩命的人,他的努力,贏得了教練和隊友的尊重與信任。

渡邊的防守,是教練能夠放心讓他上場的理由,而他的進攻,也在悄然發生蛻變。

他的三分越來越穩,而且,與過去不同的是,他開始更頻繁殺向籃下,當得分機會出現時,他變得更加果斷自信。

這是主教練納斯一直希望看到的變化。

厚積薄發,渡邊雄太經過八年的努力,終於用自己的表現,贏得了一份正式的NBA合約,圓了他當年那不切實際的夢。

但對渡邊來說,現在,還沒到慶祝的時候。

「我還有很多事要做,我還得變得更高,還得提升自我。我付出的努力漸漸有了回報,我開始證明,自己屬於這個聯盟。」

(I have still got a lot of work to do. I still have got to get better. I still have to improve myself. The work I’ve been putting in is slowly paying off. I’ve started proving that I belong in this leag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