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王朝的衰敗?阿德走人波波維奇越來越老,馬刺青年軍路在何方?

122

聖安東尼奧馬刺的歷史是輝煌燦爛的,「冰人」喬治格文、「海軍上將」大衛羅賓遜和「石佛」鄧肯是代表馬刺三個時代的巨人。歷史第一大前鋒鄧肯更承接上將時代,開啟了GDP時代,建立了偉大的馬刺王朝。馬刺王朝的架構也離不開馬刺「三駕馬車」——球隊主席兼CEO皮特-霍爾特、總經理RC佈福德和主教練兼籃球運營總裁波波維奇。這是一支有情懷的球隊,鄧肯、托尼-帕克和馬努-吉諾比利都降薪留隊,以保證球隊的配置和實力。

馬刺隊史五巨星,分別為鄧肯、羅賓遜、帕克、喬治格文和馬努

不過時代發生了陡變,2018賽季倫納德肥皂劇事件成了馬刺歷史的轉折點,事件至今雙方各執一詞,撲朔迷離。其間,馬刺隊醫聲稱倫納德已經痊癒可上場,但倫納德私人醫生堅決反對;馬刺方斥責倫納德詐傷,期間還有馬刺不願意頂薪續約倫納德的流言;

倫納德方則攻訐馬刺將醫療團隊外包,質量低劣,曾誤診過丹尼格林和加索爾。不管事情真相如何,馬刺爆發了隊史罕見的內訌,情懷像羅永浩的「工匠精神」一般碎了一地,原本定為球隊未來接班人的倫納德被交易到暴龍換來德羅贊,帕克遠走黃蜂(兩年後退役)、馬努退役(2016年鄧肯已退役)。「三駕馬車」也老了,皮特-霍爾特輾轉將球隊傳給兒子,RC-佈福德出任馬刺體育娛樂集團CEO,由布萊恩-萊特出任球隊總經理。

老一輩就只剩下主教練波波維奇還在苦苦維持了。他是歷史上最偉大的教練之一,他融合了歐洲籃球和傑里斯隆的擋拆體系,打造了一套馬刺攻防體系,我們看到了雙塔進攻、擋拆進攻、內線inside-out進攻、折區進攻、動態進攻(2012~2014年)、區域聯防和混防。

然而他身邊的助教卻一個個被其他球隊獵頭挖走了,而近幾年他遲遲不退休,更使助教們的接班憧憬破滅,於是聯盟有了「馬刺系」教練(馬刺不幸聯盟幸),鄧肯也不想再擔任球隊助教蹭飯了。現任的首席女助教為貝基-哈蒙(6屆WNBA全明星,「花心大蘿蔔」托尼-帕克前女友)有可能成為NBA歷史第一位女教練。

本賽季球星阿爾德里奇與球隊和平分手(因為馬刺要走「年輕化路線」,阿德當了年輕中鋒珀爾特爾的替補,這與阿德的想法衝突),意味著球隊失去了一個場均13.7分的進攻火力,球隊現在就剩下波波維奇、德羅贊和一群年輕球員,勉強維持季後賽邊緣。馬刺仍舊保持著往日的風骨,不擺爛,平穩重建,囤積了天賦不夠頂尖、名氣不大的實用拼圖型球員,打造像溜馬和魔術一樣的平民體系。

球隊頭號球星是從暴龍換來的德羅贊,他來馬刺的前兩年,由於雙德(阿德和德羅贊)攻強於守,馬刺放棄了以往攻防兼備的傳統,重攻輕防,防守效率更跌至聯盟下游水準。本賽季重提防守,將阿德下放替補,清理了防守漏洞福布斯。德羅贊擔負了球員導師的責任,他酷似科比,熱衷於中投,生涯多數時間防守和組織一般;為了符合球隊年輕化要求,本賽季調整打法,甘當綠葉幫助年輕球員成長,提升了組織和控場能力,場均助攻7.2次,為生涯新高。但在球隊需要他的時候,他勇敢地接管比賽,本賽季他關鍵得分4分,命中率44.6%,是馬刺的關鍵先生。

除德羅贊外,馬刺其他球員進攻端能力一般,一度曾為球隊未來核心的穆雷是球隊場均第二高分,但也僅僅15.6分;球隊缺少好的控場者,穆雷和懷特這倆難堪此任,只有德羅贊先生勉強合格地串聯球隊,場均助攻數24.4(聯盟第17),球隊進攻難看,進攻效率僅109.7(聯盟第20)。

球隊進攻端主打陣地戰(場均回合數99.7次,聯盟第15),只有穆雷、朗尼-沃克和瓦塞爾擅長快攻,球隊以擋拆為主(珀爾特爾有不錯的防守質量,吉昂也能分擔一點),帶動定點進攻,經統計馬刺由擋拆者得分28.3分(聯盟第7)、靠定點投籃得分30分(聯盟第4);球隊尤其重視中投,中投出手數17.8次,命中7.9次,中投得分佔比14.4%,均為聯盟第一。

這是一支依賴中投的球隊。相對而言,球隊有米爾斯、朗尼-沃克、瓦塞爾、萊爾斯、蓋伊等幾個還不錯的三分手(二年秀凱爾登-約翰遜撞到新秀牆,嚴重下滑,還在重拾手感),但三分出手佔比28.9%(聯盟第26),三分命中率36%(聯盟第19);賽季初一度增加了三分出手,現在又歸於平凡。更有意思的是,馬刺場均突破54.1次(聯盟第3),但禁區命中率62.2%(聯盟第20),可見禁區攻擊能力匱乏這一面有馬刺天賦不足的因素,也和馬刺缺少好的控場者有關。

進攻戰術目的不外乎為了創造空位得分、錯位得分(如大打小、小打大、快打慢、體重大的打體重輕的、投射手針對防守範圍窄移動緩慢的球員)或球星單打硬解的機會,但上述種種問題卻使得馬刺即使有頂尖教練如波波維奇,依然展不開戰術,進攻生態和空間差。經統計,半空位和空位佔比合計49.5%(聯盟第25),三分半空位和空位合計29.2%(聯盟倒數第一),進攻效率很難保證了。

而阿爾德里奇走人,使球隊喪失了一個非常穩定的中投和三分火力點,也使球隊少了一個擋拆的「牆」,使馬刺進攻空間更加惡化,新來的吉昂很難再續上火力,這必然使馬刺在進攻端雪上加霜。

馬刺球員身高不夠,好在波波維奇有一套不錯的防守體系托底,採取了類似於雄鹿一般的放三分、死守禁區的策略,由鋒衛線協助內線防守扼守禁區。當前馬刺有一群防守端非常強悍的球員,如懷特、穆雷、瓦塞爾、凱爾登-約翰遜都是一流且積極兇狠的防守者,他們多能單防協防換防,珀爾特爾也是一流的護筐者,禁區固若金湯,馬刺防守效率高達110.3(聯盟第9),禁區對手命中率被壓制在61.1%(聯盟第4),這是一支防守為本的鐵軍。不過由於馬刺被迫採用加上放三分的策略,使馬刺中投和三分位置防守效果不佳,經統計,對手在中投位置命中率43.5%(聯盟第24),場均被對手命中5次(聯盟第19);對手在三分位置命中率37.9%(聯盟第25),場均被命中12.8次(聯盟第15)。

馬刺當前的排位並不穩當,勇士、灰熊、國王和鵜鶘虎視眈眈,而NBA本賽季新增了附加賽規則更增加了季後賽席位的不確定性。從長遠看,馬刺囤積的這群年輕球員上限不高,不擺爛使得戰績不上不下,平穩重建模式致使球隊很難拿到高順位簽(這跟21世紀後傲骨堅貞的傑里-斯隆執教的爵士處境相似);當然,我們不排除馬刺進行驚天大交易迎來一個全明星,但聖安東尼奧這小球市如何做到,非常依賴管理層的能力、眼光和氣魄了。年事已高的波波維奇何時退休,退休後馬刺又將如何,哈蒙是順利接班還是默然離隊,也不得而知,這就是聖安東尼奧馬刺迷茫甚至有點縹緲的未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