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議:火箭縱容哈登為所欲為自食惡果,直到最後仍在滿足一切要求

252

沒有再多的拖沓,火箭隊終於將哈登送上了飛往布魯克林的航班,終止了所有的鬧劇。

時間1月14日,據沙姆斯·查拉涅的報導,火箭已經和騎士、籃網達成三方交易,哈登將如願入主巴克萊中心,與杜蘭特和歐文聯手,在本賽季向NBA總冠軍獎杯發起衝擊。

具體的交易內容如下:

·火箭送出哈登,得到勒韋爾、艾克薩姆、庫魯茨、4個首輪選秀權和4個籃網首輪選秀互換權,騎士得到賈萊特·阿倫、托里安·普林斯、籃網得到哈登和2024年次輪選秀權。

·隨後,火箭和溜馬完成交易,用勒韋爾得到了奧拉迪波,同時火箭還將自己2024年的次輪選秀權給到了溜馬。

·火箭在這筆交易中得到的選秀權及互換選秀權的具體情況是:2022年、2024、2026年無保護首輪簽以及騎士從雄鹿那裡得到的2022年首輪選秀權,4個首輪簽互換的年份則是2021、2023、2025和2027。

從今天開始,休斯敦火箭的哈登時代結束了,這段時期歷經兩位老闆和四任主帥。至於球隊文化,用一位前火箭工作人員的話來說就是:「滿足哈登的一切要求。」

現在回顧哈登時代的火箭,一切細節已經註定了最終的結局。

賽季期間,除非是背靠背的第一場比賽,否則火箭要在比賽結束後留在該城市過夜,甚至有可能再多待一天。當然,這是為了滿足哈登的要求,像洛杉磯、菲尼克斯都是哈登最喜歡的城市。

如果火箭有兩場比賽相隔兩三天的時間,那麼哈登大概率會休息一天,租一架私人飛機去拉斯維加斯或其他城市參加派對。全明星之後的第一次訓練,哈登總是能找到缺席的藉口,理由當然也是同樣的。

除了客場出行和訓練日程,火箭在其他事上也滿足哈登的一切要求。來到火箭後的每一個休賽期,哈登都逼迫火箭對陣容進行升級,並表示如果球隊沒有競爭力,他將提出交易申請。在教練和球員的人員變動上,哈登也有決定權,他正是憑藉這項權力解僱了主帥凱文·麥克海爾,送走了德懷特·霍華德和克里斯·保羅。

火箭一直認為滿足哈登的一切要求是一件好事,因為能讓這位歷史級別的得分手開心是最重要的。但火箭並沒有想過,如果哈登認為自己的要求沒有被滿足,那該怎麼辦?

過去這個休賽期,哈登向火箭提出了交易申請。訓練營開始時,哈登與球隊幾乎沒有任何溝通,這讓整個火箭處於一個搖擺不定的位置。此後,哈登又在疫情期間參加派對,公然違反聯盟防疫規定。

哈登的舉動似乎在告訴火箭:這就是不滿足我要求的後果。一位前火箭工作人員說:「是的,他要開始耍脾氣了,以前他從來沒聽過一個’不’字。」

多名火箭工作人員都表示,這支球隊在過去八年所建立的文化一直很奇怪。一位前火箭助理教練說:「我們知道這支球隊的老大是誰,這是你來到火箭時合同中的一部分,球員、教練、總經理和老闆都知道。我不能怪哈登,要怪只能怪球隊,這不是他的錯,他只是做了他們允許他做的事。」

單論球場上的表現,哈登確實給火箭帶來了質的提升。在他來到休斯敦前的三個賽季,火箭連續無緣季後賽。而在得到哈登之後,火箭從未缺席季後賽。過去六年,哈登榮獲一次常規賽MVP,四次得票數高居前三,這給火箭帶來了巨大的希望。

上賽季的一位教練組成員說:「如果有多天假期,所有人都知道,哈登將飛往其他地方參加派對。但是他回來就能得到50分三雙,所以球隊可以接受這一點。」

火箭可以接受哈登對紀律和細節的不重視,但保羅和威少不能容忍,這也是兩人最終離開休斯敦的原因。

哈登時代的火箭曾在保羅加盟的第一個賽季達到了頂峰,那年火箭在常規賽取得聯盟最佳戰績65勝,西部決賽以3比2的總比分領先金州勇士,但火箭隨後連輸兩場,保羅腿筋受傷。而在接下來的一個賽季,兩人之間的矛盾越來越深。

保羅最不滿意的一點是,只要哈登手裡沒有球,他就基本不參與球隊的進攻。當保羅持球的時候,哈登有時候甚至不過半場只是看著。哈登很快厭倦了保羅對他的咆哮,甚至去遊說主帥麥可丹特尼圍繞自己單打來製造一套進攻體系。

為了滿足哈登的要求,火箭用保羅換來了威少,但效果並沒有好到哪去。當昔日的雷霆二少重聚的時候,人們對他們的化學反應頗感擔憂,丹特尼私下也表達過類似的想法。

上賽季,威少經常表達自己的不滿,因為他不能像他所說的那樣打屬於自己的比賽。不過,當火箭放棄中鋒徹底改打小球的時候,威少的表現突飛猛進,消除了此前的擔心。

但是,火箭隨隨便便的球隊文化還是無法讓威少認同。在俄克拉荷馬城,威少享有和哈登一樣的超級明星特權,但雷霆一直在威少的監督下以極強的紀律性建隊,而火箭儼然是另一邊的極端寫照。

何況,上賽季是丹特尼的合約最後一年,與火箭兩次談判未果的他也無心整頓球隊的紀律。

威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遲到,但是在火箭,行程上的出發時間只是一個建議。一位前火箭工作人員說:「一切都不會按時進行,飛機總是晚點,大巴從來不准時,這就是一支有組織的AAU球隊。」

上賽季複賽期間,火箭的視頻分析課即將按時開始,而哈登還在等待日常的新冠檢測結果。哈登沒有準時來,威少咆哮道:「開始視頻課!沒有他也能開始!」但丹特尼解釋說,他們必須等哈登到了才能開始,這讓威少非常憤怒。

於是,威少申請離隊,火箭換來的是將近兩年沒有打球的約翰·沃爾。而哈登也兌現了當初用來反復威脅火箭的那句話:如果球隊沒有競爭力,他將提出交易申請。

火箭老闆蒂爾曼·費爾蒂塔對哈登的離隊想法很失望,但他仍然在努力讓哈登高興。費爾蒂塔告訴哈登,球隊將在交易市場上探索潛在的可能,他不斷向哈登保證,球隊肯定會完成交易。

本賽季開始前,哈登缺席了火箭的訓練營。十天前,哈登因右腳踝扭傷缺席了與國王的比賽,火箭最終取得了勝利。而在哈登回歸後的五場比賽中,火箭只贏了一場球。昨天,連續兩場慘負湖人後,哈登在賽後發布會公開表明態度:「我愛這座城市,我已經做到了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情況太瘋狂了,有一些事是我認為無法修復的。」

最後這一次,火箭也滿足了哈登的一切要求,把他送到了最想去的籃網。

「如果你每天晚上都讓孩子吃糖果,突然有一天你不給了,他們發脾氣了,你不能因此而發怒,因為你是讓他們每天晚上都吃到糖果的人。」一位前火箭助教說道,「火箭把這支球隊交給了哈登,現在他們不得不接受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