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最了解歐文的記者:他口中的「小兵」現在可以幫到他的忙

311

當凱里-歐文與勒布朗-詹姆斯在克利夫蘭共事的那段時間裡,詹姆斯嘗試言傳身教給歐文的所有課程中,可能從未出現過對他今天如此有幫助的課程:要嘛你控制輿論,要嘛輿論控制你。

TA記者Jason Lloyd說到:「我比任何記者都要了解歐文,因為我和他在一起的時間比任何人都要長。但是我還是不夠了解他。歐文和外界的每個人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這是他的權利。

我有幸成為了被選中的極少數媒體成員中的一員,親眼目睹了他在2011年選秀夜當晚被騎士隊以狀元簽摘下的場景。在同一天晚上,我也是第一個問他關於在勒布朗後作為騎士領袖感受的人。(他一直討厭這個觀點和質疑)。」

「曾經在印第安納州他和我待在一起,那是他的新秀賽季,他投失了一記準絕殺,錯失了拿下比賽的機會,那時他明顯緊張了。在回到更衣室後所有的球隊成員都圍在他的儲物櫃旁想和他聊聊,但是他只是披著一條毛巾穿上衣服然後就走了。

在他的新秀全明星周末我也和他在一起,當時他砍下了34分,並且很輕鬆地拿到了新秀賽的MVP。兩年之後,當他進入全明星拿到全明星MVP時我也和他在一起,從他來克利夫蘭的第一天到他離開克利夫蘭的最後一天,我一直在他身邊。」

「在那六年期間,我們有過一些促膝長談,但是他有時候甚至願意被內特-羅賓遜隔扣也不願意和我待在一起。很明顯,歐文從那時候開始就已經和其他人不太一樣了。」

在邁阿密度過的四年中,詹姆斯找到了媒體的價值。詹姆斯在騎士的前七年期間抵制著記者的採訪,他不太在乎他們。但是當他2014年重新回到克利夫蘭時,所有的這些感受都變了,他感受到了媒體的價值。

每天觀看熱火隊和韋德與媒體的採訪內容,他意識到可以僱傭新的個人公關或是兩者相結合,他明白了交談的好處。當他回到克利夫蘭時,他每天只要有空就練習和記者交談,他甚至會主動尋找隨隊記者並詢問我們是否需要任何東西。

每天回答相同的問題是乏味的,我們記者本身也會對此感到厭倦。但是,詹姆斯希望他接受的採訪可以被大聲地報導出來,他正在塑造自己的傳奇。當你什麼都不說,其他人卻都在談論你,這是歐文在今年媒體大停電後所走的危險之路。

顯然,歐文現在已經對一切都漠不關心了,但是他總有一天會認清這個事實的。就我個人而言,我不在乎歐文是否會繼續回應了。我已經不再關心他了,當他離開克利夫蘭的時候,我們的關係就幾乎不存在了。有很多天我甚至懶得去找他,和他待在一起的一半時間以上我都不明白他到底想說什麼。

聯盟要求球員和媒體進行交流是有原因的,而且和媒體交流也被列為合約裡的一個項目。聯盟深知媒體和球員日常互動的好處,信息可以高效地傳遞到粉絲手中,球員現在有了社交媒體,他們可以通過Twitter和Instagram直接與粉絲交流。

歐文在最近發布的社交媒體中說到:「我不與走卒說話,我該關注更有價值的事情。」把媒體記者稱為「走卒」,就是國際象棋裡的「兵」。「兵」是國際象棋中數量最多、但同時也是分值最低的棋子。

不管個人感情如何,我總是盡量公平地對待歐文。在他要求交易離開克利夫蘭後,他團隊中的一位核心成員打電話給我,說他很欣賞我處理他離開的方式,他認為我是公平的。所以我不打算因為歐文把媒體稱為「兵」而向他發怒,我不會因為他今年不說話而責備他。如果他想付罰款,我希望他的鋼筆裡有很多墨水(和口袋裡有很多錢是一個意思)。

但我不知道他是否有一天會後悔沒有更努力地把信息傳達出去,而不是把時間浪費在無聊的無聊的無聊事情上,歐文確實為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做了很多好事。他在夏天捐贈了150萬美元,幫助支付WNBA球員的薪水。

在疫情期間,他已經為「養活美國」組織捐贈了30多萬美元,並與「城市收穫」組織合作,在紐約向需要幫助的人捐贈了25萬份餐食。他成為了Beyond Meat公司的投資者,他採用了素食主義的生活方式,今年向紐約最大的飢餓救濟組織捐贈了20萬份Beyond漢堡。

歐文可以詳細地談論這一切,不是為了拍他的馬屁,而是為了喚起對他向媒體發聲這件事的認識。甚至,和媒體交談可以收到更多來自社會的援助和資金。

歐文才華橫溢,他塑造的「德魯叔叔(Uncle Drew)」的角色證明了他的天賦遠遠超出了籃球。

他曾經受到過嚴厲的批評,但他從未在媒體上受到過嚴重的對待,不論他心裡是怎麼想的,他現在為什麼這麼做?誰知道呢?歐文經常做我不明白的決定。

在我們為數不多的促膝長談中的一次,當時歐文只有21歲,還在NBA努力奮鬥的時候,在休斯頓的一次訓練後他告訴我,媒體對他的評價影響著他。例如,他讀到或是聽到了很多關於他助攻次數少的報導,以至於在比賽時他都會考慮這個問題。

那時候,他經常在推特上猛烈抨擊關於他的文章和言論。在勒布朗回來之前的那些日子裡,他常對我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每個人都把我當作領袖,我只是個想弄清楚這件事的孩子。」

我認為他總有一天會弄明白的,他現在28歲,今年是他進入聯盟的第10年。也許再過10年或20年,歐文會後悔他今天所做的一些選擇。

「小兵」現在可以幫到他的忙,如果他能像勒布朗一樣培養公關能力,讓我們互相幫助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