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素質不是頂尖三分也不太行的帕克,靠什麼年年送第一控衛回家?

606

NBA中許多球員都擁有著他們的看家本領,或防守、或進攻;他們將一門技術練的爐火純青幫助球隊砍分,或者用自己全部力量去支撐起一個球隊的防守。他們的這些技術幫助自身立足於NBA這個籃球的最高殿堂。​

喬丹、科比的後仰跳投美如畫,歷史得分王賈霸的天勾無情,諾天王的金雞獨立大夢奧拉朱旺的夢幻腳步引得現場沸騰;又或者大本用他強硬的防守築起的讓無數球星望而生卻的鐵桶陣等等。

又沒身體又沒三分的帕克,靠什麼年年送第一控衛回家?

當然,還有我們呆子那穩如狗的打板,讓對手無可奈何;阿根廷妖刀那妖魅的蛇形突破、引得眾球星爭相學習的歐洲步總能殺入對手內線,直擊心臟;阿德的翻身跳投總能在對手封到連的情況下,穩穩地將球送進籃筐……

又沒身體又沒三分的帕克,靠什麼年年送第一控衛回家?

而我們的法國小跑車,他的轉身,也是NBA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2001年,19歲的小跑車在首輪第28順位被我刺選中。當時的帕克還略顯得稚嫩,但是在自己的努力以及波波維奇的調教下,帕克飛快地進入狀態,並在第一個賽季就確定了先發位置。

這個打進先發的速度在現在的馬刺可是一件不敢想像的事,現在的馬刺新秀的第一個菜鳥賽季一般都在發展聯盟以及飲水機中徘徊,這也可以看出小跑車的天賦之高。在一場場比賽的磨練中,小跑車也練就了他的成名絕技–轉身上籃。

小跑車的轉身上籃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較為基礎的壓步轉身上籃,另一種則是提前誤導轉身。

小跑車在快速運球突進內線時,面對防守者時,其相對於防守者的前腳用力的往前壓,以誤導防守者向後防守,製造出一個更大的轉身空間,然後他向籃下做大幅度的背轉身,最後快速出手輕取兩分。

小跑車在做這個動作時,由於速度快且進行了一個壓步的誤導,能很輕鬆的使防守者失為而來不及對其進行干擾。

小跑車在下快攻中的常用招式,極為熟練且極具觀賞性。他在後場搶到籃板或得到隊友傳球,將球運到前場,在防守者沒有完全下好位時;

他會右手運球突然在三分線開始運球從左路突破,在防守者下意識上前防守時,他會在距離防守者一兩步時做一個體前變向,讓防守者誤以為會從底線進行突破而對其底線突破路徑進行封堵;然後後腳向前邁出,並以其為軸心腳進行背轉身進入內線完成上籃。

他的轉身因為像極了陀螺旋轉,也讓小跑車獲得了「小陀螺」的形像外號。

可是,在2018年夏天,也就是那個對於刺蜜來說煎熬的夏天。阿根廷妖刀收鞘,倫納德、格林前往北境。當我們以為GDP僅存一個P時,小跑車因為不滿足新賽季將為新人讓位而出任替補的待遇,選擇放棄熟悉的黑白戰袍,前往夏洛特。這何嘗不是英雄暮年的悲壯。如果不是形式所迫,誰願意離開自己多年熟悉的地方。

雖然他離開馬刺,但是他在球場上奔跑的身影又何嘗不是無數刺蜜對於青春的一種追憶。

又沒身體又沒三分的帕克,靠什麼年年送第一控衛回家?

2019年,他選擇了退役。

又沒身體又沒三分的帕克,靠什麼年年送第一控衛回家?

最後,GDP的最後一個P也離開了他所熟悉的賽場。而對於我們來說,那個轉身晃過我們青春的男人也走到了職業生涯的終點。

現在這支馬刺我們所不熟悉的人實在太多,但是我們仍舊可以期望他們總有一天可以像GDP時代一樣,在聯盟中大殺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