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少與沃爾互換,火箭只是換了一種方式去碰運氣

256

火箭近幾個賽季以來一直是一支喜歡碰運氣的球隊。換一個說法是,任何一個願意將決定權交給運氣的人,通常都沒有一個可堅持執行的、合理且長遠的規劃。

在他們以爭奪總冠軍為首要任務的賽季裡,一旦身背著巨額合同的保羅顯露出些許疲態,火箭就開啟了交易按鈕以不菲的價格交易得到拉塞爾·威斯布魯克。

他們沒想著等待,或許是因為有備選答案。

沒有來自未來的提醒,站在19-20賽季休賽期的時間節點,我至今依然認為這是一筆可接受的交易,甚至在那時,這支球隊的下限仍處在西部第二輪的檔次。

但問題的關鍵在於,你更換了哈登身邊的夥伴,近乎耗盡了所有可利用的未來資產。這意味著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裡,休斯頓火箭喪失了在談判桌上的任何主動權。一支球隊在談判桌上的籌碼越少,意味著這支球隊承擔風險的能力越小,被宰的風險就越高。

哈登的力挺,沒有換來哈登與威少的雙核驅動。看著保羅在俄克拉荷馬風生水起,火箭第一次賭運氣看似並不那麼成功。

深究原因,發現卡佩拉蝸居內線擋住了威少衝鋒的道路,於是大筆一揮,「迷你五小」出現。哦,對了,在卡佩拉的交易中,火箭又失去了一個首輪。

考文頓很好的彌補了卡佩拉拖住的空間,威少也打出了職業生涯最高效率的表現。緊接著另一個問題出現了,火箭沒有擋拆的戰術體系讓無所不能的哈登,近乎迷失在對手的鐵桶陣下。

又是一陣慌亂,好在他們最後時刻尋覓到了傑夫·格林,這個既可以擋拆又可以投三分的準內線球員。支持者說這是大浪淘沙,慧眼識珠;反對者說為什麼不能在賽季開始階段就著手搭配功能性如此之強的內線。

碰運氣碰紅了眼,哪管你那麼多。

對一支球隊而言,如果說隊內一到兩名頂級核心球員是筋,那麼球隊相匹配的戰術打法就是骨。

19-20賽季,火箭以傷筋動骨的代價宣告著試驗失敗。

20-21賽季,斯通接任總經理一職。

在我看來,斯通身上的擔子並不輕,作為一名新任主教練,他的運作至少稱得上合格。

不輕在哪兒?因為球隊的第一目標已經從不交奢侈稅爭冠轉移至「留下哈登」。考慮到讓哈登唯一留下的辦法就是考慮他的意願引入球員同時保證球隊的強力競爭性,這也就意味著斯通需要在短時間內既留下哈登,又去加入到爭冠的混戰中。

簡要概括他的操作為:用球隊最易出手的正向資產考文頓換來優質內線伍德+受嚴格保護的首輪簽,用威少換來沃爾+受保護的首輪簽。

短短兩個賽季,火箭球迷經歷了兩次球隊二當家的更迭替換,一次戰術打法的改變。

這不是一支有長遠規劃的球隊能做出來的舉動,他們又雙叒開始了新一輪的「碰運氣」。

簡單說下這筆交易。

對斯通來說,這套題不那麼難解的一個原因是:在休賽期圍繞「哈登+威少」搭建的配置完全適用「哈登+沃爾」的全新後場組合中。

18-19賽季,沃爾出戰32場,場均出戰34.5分鐘貢獻20.7分+3.6籃板+8.7助攻,三分命中率為30.2%。

沃爾生涯近六個賽季的三分命中率均在三成以上,連續四個賽季場均至少命中1記三分,雖然都是不以投籃見長的攻擊性後衛,沃爾相對來說是拉開空間更好的那一個。

當然,沃爾從進入聯盟以來就不具備合格水準線之上的無球能力。(大傷前對球隊絕對老大強調無球能力確實過於苛責)但沃爾必須清楚,他新賽季的搭檔是一名場均使用率超過35%的聯盟頂級得分手,他需要做出更多改變。

威少帶走的,不僅僅是他的快速推進反擊,還有他在後衛甚至鋒線中出色的籃板掌控,伍德需要吃下威少離開後這塊「籃板蛋糕」。

另一個在日後評價這筆交易的標準,就是二人的健康情況。沃爾更加年輕,但他在近三年僅打過73場比賽。一個冷知識是,距離沃爾上一次登上賽場已經過去了708天,這甚至比喬丹退役後復出的時間還要長;威少已經過了自己的32歲生日,他在上賽季同樣缺席了25場比賽。

之前賭運氣,失敗了無非就和其他28支球隊一樣,與冠軍無緣,同時高喊著我們明年再來;

可如果這一次失敗了,火箭的哈登時代基本將會落幕,只能再次拾起那遺失在角落裡,名為「相信過程」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