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丹的專屬訓練師現身說法關於飛人訓練成功秘訣:但是,再也沒有下一個飛人了

757

邁克·喬丹,之所以被稱為「飛人」,是因為他在籃球場上各種令人匪夷所思的扣籃,包括單臂大回環、罰球線起跳扣籃,還有他那常人難以企及的滯空能力,讓他可以做出幅度大、穩定性高的後仰跳投,以及各種高難度空中作業,如連續拉桿變向上籃、折疊式上籃或扣籃。

然而,這些媒體和球迷茶餘飯後的談資或者爭論的問題,都不是與喬丹合作長達15年之久的傳奇訓練師蒂姆·格羅弗(Tim Grover)關注或訓練的重點,如果僅僅如此,喬丹不可能成為不可阻擋的籃球之神。

「飛人」喬丹的成功秘訣:精神的強大讓他超越極限

1980年代,活塞隊是這樣防守喬丹的

幫助飛人捅破最後一層窗戶紙

先來了解一下格羅弗。芝加哥本地人,身高180CM,從小喜歡籃球,伊利諾伊大學運動機能學專業畢業。畢業後,他在一家健身俱樂部當訓練師,潛心鑽研訓練之道,目標就是有朝一日能成為職業運動員的訓練師,業餘時間追追星,對象當然是公牛隊的邁克·喬丹。夢想是哪天能得到喬丹的簽名,就爽死了。如今看來,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年輕人。

1989年,格羅弗去底特律出差,隨手買了份當地報紙打發時間,結果這份報紙徹底改變了這個年輕人的命運。報導上的大意是喬丹和他的公牛隊又在季後賽被活塞隊痛扁了,喬丹正在高薪招聘一名私人訓練師。年輕的格羅弗頭腦一熱,「邁克,讓我來吧。」

由於對喬丹長期的關注,讓他加班加點做出了一份詳細的訓練計劃。就這樣,名不見經傳的格羅弗見到了喬丹,喬丹看他比自己年齡還要小,明顯沒經驗,而且矮小瘦弱,細皮嫩肉,還穿了雙匡威鞋(都知道喬丹鞋是當時的「小品牌」耐克)!印象相當糟。

結果,格羅弗靠著自己對喬丹與活塞比賽的一通技術分析,以及那份訓練計劃,在90分鐘內說服了高傲的喬丹,獲得了30天的試用期。年輕的格羅弗就這樣臨危受命,結果一幹就是十幾年。

1990-91賽季,喬丹便率領公牛在橫掃活塞,總決賽輕取湖人,開啟第一個三連冠,然後​​是又一個三連冠。在格羅弗來之前,喬丹已經獲得了得分王、抄截王、常規賽MVP,入選最佳陣容、最佳防守陣容,拿遍了幾乎所有的最高個人榮譽,最後,格羅弗成為幫助喬丹捅破那層窗戶紙的人,讓喬丹實現了從偉大到不可阻擋(from great to unstoppable)的蛻變。

「飛人」喬丹的成功秘訣:精神的強大讓他超越極限

力量訓練

數據不應該是唯一衡量標準

格羅弗與喬丹的合作時間是最長的,他對於喬丹身體的了解程度超過所有人,甚至包括喬丹自己。當所有人問格羅弗:「如何成為下一個邁克·喬丹?」格羅弗都會回答「不會有下一個邁克·喬丹」,他知道同樣接受過他的訓練,被譽為歷史第二和第三得分後衛的科比和韋德都會是第一個站出來支持他的人。

為什麼?因為沒有人能在精神層面超越喬丹,「喬丹是我見過的最努力的人」,而人們往往被他的「飛人」外表所蒙蔽,以為他是身體天賦超常而取得成功的。

在運動員的訓練中,增強垂直彈跳和爆發力是最困難的,這要求激活特殊的肌肉群,並在足夠長的時間內產生能量。而喬丹便擁有「超群的快速收縮肌肉纖維」,然而,天賦異稟的運動員還有很多,比如大家常說的麥迪、詹姆斯,很多人認為他們的身體天賦更好。但喬丹的獨特之處就在於,他有著橫掃全世界運動員的堅韌意志,以及對技術精益求精的渴望和決心,永不滿足。

1989年,當格羅弗開始與喬丹合作時,喬丹的垂直彈跳數據是38英寸(96.52厘米),這已經足夠讓喬丹作出各種匪夷所思的扣籃和空中拉桿,以及難以封蓋的後仰跳投,但格羅弗和喬丹要做的是如何做得更好。他們將這個數據提高到了42英寸(106.68厘米),隨後又提升至1993年巔峰時的48英寸(121.92厘米)。短短三四年,提升了10英寸(25.4厘米)。

「飛人」喬丹的成功秘訣:精神的強大讓他超越極限

難以防守的後仰跳投

然而,格羅弗並不會到處兜售自己的成績,而是會奉勸所有運動員和懷揣夢想的孩子,不要一味追求這樣的數據,因為這樣只會陷入誤區。

格羅弗給喬丹的訓練方式是,提升整體爆發力,不僅僅是簡單的縱跳,還有朝前後、兩側等各個方向的多重跳躍。更重要的是,如何在一場比賽中,始終保持巔峰的體能狀態,同時能將體能優勢與籃球技術完美地結合起來。

因為,如果你只會垂直彈跳,跳得更高,並不意味著你在賽場的表現會更好,而能否扣籃,也不是評判運動員優劣的標準。將體能數據作為衡量自己進步或成功的唯一標準,毫無疑問是錯誤的。我們可以看到,像基德、納什、庫裡等一流球員,很少完成勁爆的扣籃,但這卻不妨礙他們成為頂級的籃球運動員。

格羅弗的訓練目標是讓你成為極具爆發力和耐久力的運動員,而不是一個跳高或扣籃運動員。終極的衡量標準,就是你在球場上的表現,而對於本已卓越的運動員,就是統治力。

「飛人」喬丹的成功秘訣:精神的強大讓他超越極限

令人畏懼的威懾力

精神的強大讓他超越極限

當年的喬丹因為長期無法擊敗活塞而鬱悶不已,他急於通過加強力量和身體對抗,來打敗活塞的「壞小子軍團」。但格羅弗給喬丹的建議是每年增重不能超過5磅(約2.27公斤),最佳的體重是215磅(約97.5公斤)左右。太多的肌肉,將會影響到運動員的發力、彈速和敏捷性等多個方面。1995年,喬丹從棒球聯盟回歸時,就因為上肢肌肉的增長,而影響到了他的投射能力。

格羅弗做的工作始終是,幫助最好的喬丹成為更好的喬丹。喬丹的好友查爾斯·巴克利在拜訪了格羅弗為喬丹打造的「喬丹早餐俱樂部」後似乎明白了,他感慨道:「與喬丹一起訓練,讓我重新認識了他。從今天起,我不會再羨慕他的天賦,因為他的成功更多是通過常人難以想像的刻苦訓練換來的。」

刻苦的體能和技術訓練,則來源於喬丹精神上的強大和不斷提升,這支撐著他超越自身極限,完成那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1997年總決賽第5場,食物中毒後高燒脫水的喬丹砍下38分,正常球員都會選擇休戰一場;1998年總決賽第6場,35歲的喬丹已體力不支,連續4次跳投不中,正常情況下會下場休息1分鐘左右;但他靠著意志力頂了過去,而且由跳投改成更耗體力的突破衝擊籃筐,用罰球支撐著球隊,最後挺到了對馬龍的搶斷和那永載史冊的「最後一投」(THE S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