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喬丹在社交媒體時代打球他也會像詹姆斯那樣被罵嗎?

254

「我這樣的人,不知道自己能否在這個推特時代倖存下來,這個時代你難以保護隱私,一些看起來原本沒什麼的話也會被誤解。」

NBA歷史最偉大球員麥可喬丹近日接受采訪時坦言,他如果在現如今這個人人都是自媒體的時代打球,他可能會被社交媒體打敗。

社交媒體對於公眾人物是一把雙刃劍,在享受其帶來的好處時,必然也要承受負面的影響,當今NBA最強球員詹姆斯就是這樣,他是社交媒體的寵兒,也是在社交媒體上被「黑」得最嚴重的運動員之一。

以喬丹的性格、經歷和賽場戰力,他的球員生涯如果與社交媒體時代重合,真的會如他自己所講的,陷入困境難以脫身嗎?

利與弊,社交媒體的雙面性

2018年的時候,科比與奧尼爾參加TNT的節目,這對老搭檔談起了2002年季後賽的趣事,其中最有意思的是那年西部決賽搶七,比賽在國王主場舉行,當湖人大巴來到球館時,幾位國王球迷脫下了褲子,衝著湖人球員拍屁股進行嘲諷。當湖人贏下那場比賽後,他們在大巴上以同樣的方式給予了回擊。

「這是我們最美好的回憶之一,還好那時候手機沒有高清攝像頭,也沒有那麼發達的社交媒體。」科比笑著說。

可以想像,如果當時社交媒體如現在這般興盛,人人都是攝像師,人人都是報導者,湖人與國王球迷這段故事必然會在網絡上成為爆點。

這就是社交媒體的作用,它能夠將紙媒時代屬於幕後的內容,第一時間曝光於大庭廣眾之下。社交媒體提供了一個平台,球員和球隊都可以在這個品台上展示賽場內外的故事,更好地與粉絲互動,帶來人氣的同時,提升自身的商業價值,比如詹姆斯單條推特的市場價值就超過47萬美元。

「現如今,社交媒體讓每一位運動員都成為了行走的廣告牌。」前NBA全明星球員卡隆-巴特勒坦言。

但是,凡事都有兩面性。社交媒體能夠帶來流量,能夠提供話題,卻又大幅度壓縮了球員們的隱私空間,比如快艇後衛路威複賽期間的夜店事件,就是一位說唱歌手在社交媒體發照片引爆的。路威在復賽後狀態低迷,與夜店風波帶來的消極影響不無關係。

「社交媒體和照相手機已經徹底改變了球員們的生活,他們知道沒有哪裡是完全的,戒備之心時刻不能放鬆,」一位來自東部球隊的經理人說,「即便你沒有做什麼錯事,你也要確保自己的言行不會被誤解。一些球員的隱私被社交媒體曝光,引發了許多麻煩,導致他們的賽場表現和市場價值一落千丈。」

社交媒體在給球員提供與粉絲互動平台的同時,也讓球員承受了更多的批評,甚至很多是惡意的嘲諷乃至辱罵,像詹姆斯這樣的老將已經習慣,而很多年輕球員則會因為社媒上的負面評價而動搖自信。

「社媒上的評論是會影響球員信心的,尤其是年輕的球員,他們非常在意那些言論,」前NBA球員,目前擔任訓練師的大衛-努爾斯說,「我自己就曾體會過,如果總是有人說你不會投籃,你屢屢看到這樣的說法,慢慢就會開始覺得自己真的投籃不行了,你會恐懼出手。

我知道很多球員說他們不在乎那些評論,但我要告訴你,實際上他們在深層次意識中還是很在意那些東西的,他們會被影響。如果某位球員被隔扣了或者被晃倒了,視頻就會在社媒瘋狂傳播,會有很多人通過社媒嘲笑他,球員們非常擔心這種事,有很深的恐懼感。」

社媒時代,喬丹會怎樣?

我們先說說喬丹球員生涯發生過的幾件事。

事件1:他在皮本和格蘭特剛加盟球隊的時候,將皮本稱為「鄉巴佬」,將格蘭特稱為「呆頭鵝」,並且很長一段時間都當著隊友們的面這麼說,只因為他們是時任公牛總經理克勞斯引進的球員。

事件2:喬丹希望克勞斯能引進北卡的球員,北卡是喬丹的母校,但克勞斯偏偏不聽,喬丹因此不但辱罵克勞斯為球隊帶來的援兵(比如皮本和格蘭特),還經常當眾羞辱克勞斯,稱其為「白痴」和「肥佬」,一些更加惡臭的髒話更是隨時出現。

事件3:喬丹曾經因為格蘭特某場比賽打得不好,在飛機上告訴空姐不給格蘭特飯吃。喬丹因為言語不和與科爾在訓練中大打出手。

事件4:1989年東部決賽第五場,喬丹只投籃8次,因為時任主教練科林斯在第四場結束後批評喬丹投籃多卻效率低,結果喬丹就以單場8次出手「回敬」教練。科林斯暴怒,他在賽後找到克勞斯,稱只要有喬丹在,公牛就拿不到冠軍

事件5:喬丹曾對個人數據十分痴迷,在1988-89賽季期間,喬丹改打控衛,連續7場比賽拿到三雙,當時球館內數據系統不像現在這般便捷,喬丹會在比賽中找官方統計員詢問自己的數據情況,以便了解還需要在哪項數據上發力進而實現三雙。

這些事情,如果發生在社媒時代,只要更衣室或球館內,球隊飛機或大巴上的任何人發一條推特,就可以將猛料曝光,瞬間就能引發軒然大波。不尊重隊友的惡棍,虐待夥伴的暴君,越俎代庖插手管理事務的混蛋,對抗教練的刺頭,刷數據的球霸,這些符號都會被貼在喬丹身上,籃球之神的另一面是籃球惡魔,「喬黑」的數量恐怕不會遜色於「科黑」與「詹黑」。

所以,喬丹說他不適合現在的時代,因為任何人都有亮麗與陰暗面,社交媒體可以將好的那一面放大,也可以將壞的那一面公佈於眾,而喬丹過於強勢的個性,更容易帶來爭議話題。詹姆斯已經夠小心翼翼,他還專門花錢聘請了媒體顧問為自己保駕護航,但還是免不了社交媒體上的惡語滔滔,何況性格明顯更剛硬的喬丹?

用比賽說話,才是真王者

我們再說說喬丹NBA生涯發生的另外幾件事。

事件1:從皮本加入公牛開始,喬丹就帶著皮本訓練,喬丹發現皮本天賦絕佳,但進取心不強。「如果我不去加練,斯科特也不會去,所以我每天都帶著他一起練。」喬丹說。

事件2:1997年總決賽第六場關鍵時刻,喬丹在暫停時告訴科爾,他會吸引包夾將球傳給科爾。比賽進程正如喬丹所料,科爾接到喬丹傳球一劍封喉。

「那個進球改變了我的職業生涯,讓我一夜之間名氣暴漲,後來我在馬刺得到一份五年合約,那是我打球時賺到的最大一筆錢,讓我能更好地照顧家人,我覺得那個進球也是我得到電視台解說工作的主要原因,可以說那一投讓我的人生上了一個新台階。」科爾說。

事件3:喬丹與科林斯有過很激烈的爭執,但他們卻有著極好的私交,喬丹後來在奇才復出,點名科林斯擔任球隊主教練。科林斯至今記得他執教公牛首場比賽時發生的一件事。

「我們客場打尼克,第四節的時候落後。在一次暫停時,麥可看著我說,’教練,我不會讓你輸掉執教首秀的。’然後,他在第四節拿到18分,全場比賽50分,我們取得了勝利。」科林斯回憶道,「我從未見過像麥可這樣的球員,從來沒有,前所未見。」

事件4:對數據很感興趣的喬丹,得分王與總冠軍兼得,他在六冠期間都是聯盟得分王。1998年公牛王朝落幕至今,只有2000年的奧尼爾做到了一次同一賽季包攬得分王與總冠軍。

事件5:1991年總決賽之前,媒體爆炒喬丹不如魔術強生,結果第一次打總決賽的喬丹場均31.2分6.6籃板11.4助攻奪冠。92年總決賽之前,波特蘭媒體說喬丹不會投三分,結果喬丹首戰半場殺下35分投進6記三分球。

93年季後賽,針對喬丹的媒體炮火更加兇猛,他賭博的事情被曝光,東決前兩場公牛輸給尼克後,紐約媒體報導有人看到喬丹在第二戰之前出現在賭場,他根本沒有認真對待比賽而是去尋歡作樂。喬丹的回應是第三場準三雙,第四場54分,第六場29分10籃板14助攻,公牛最終逆轉系列賽。在接下來的總決賽中,喬丹面對常規賽MVP巴克利場均劈落41分8.5籃板6.3助攻,三連冠三連總決賽MVP。

喬丹回擊媒體壓力的最好故事是1989年季後賽首輪,公牛常規賽東部第六,對手騎士常規賽東部第二。系列賽前四場兩隊打成2-2,喬丹4場比賽全部30+其中兩場40+,即便如此,在第五場開始前(當時首輪五局三勝制),媒體還是普遍看好擁有主場優勢的騎士。

「沒人看好公牛,所有人都選擇支持騎士,全國人民都看好騎士。」《芝加哥論壇報》記者薩姆-史密斯回憶道,「第五場比賽即將開始,除了我之外還有兩個隨隊記者,來自《太陽報》的記者雷西-班克斯,來自《先驅報》的肯特-麥克迪爾。系列賽開戰前,雷西認為騎士3-0橫掃公牛,肯特選了騎士3- 1晉級,我選了騎士3-2取勝。」

史密斯曾寫過一本名叫《喬丹法則》的書,裡面有大量對喬丹不友好的內容,比如喬丹對隊友卡特萊特極其不尊重,他曾威脅隊友不給卡特萊特傳球,比如喬丹對於三角進攻不滿,認為不能充分發揮他的單打能力,於是就拒絕執行戰術,還比如菲爾-傑克遜計劃通過壓縮出場時間削減喬丹的出手,喬丹就在比賽開始後浪投,當傑克遜把他換下時,他已經投爽了。

史密斯的爆料是真是假見仁見智,但可見喬丹在那個紙媒時代也面對著媒體的狂轟亂炸,而喬丹有他的破解之道。「對騎士的第五場開始前,麥可走向雷西,指著他說,’我們已經證明你錯了。’然後,他看著肯特說,’我們已經證明你錯了。’接下來,他對著我說,’今天我們來證明你也錯了。’」史密斯說。

那場球還剩3秒時,騎士100-99領先。科林斯安排中鋒戴夫-科爾金執行最後一投,想打騎士一個出其不意,喬丹大怒一掌拍掉了科林斯手中的戰術板。「把那該死的球給我就行!」喬丹對科林斯吼道。

暫停結束,喬丹上場前告訴隊友霍奇斯:「你等著看,我一定投進。」

接下來,就是成為NBA歷史經典的「The Shot」時刻了。

紙媒時代也好,社媒時代也罷,越是優秀的球員,越會遭遇非議,只是社媒時代會將非議放大,但回擊方式並未改變,那就是打好比賽,讓負面成為推動你前進的正面動力。

詹姆斯在2018-19賽季未能帶領湖人進入季後賽,休賽期的時候就有大量針對他的嘲諷出現。「我看到了很多評論,我也生氣,但媽媽告訴我,行動勝於雄辯。」詹姆斯說。

當詹姆斯在2020年奪取生涯第四冠,成為98年的喬丹之後首位35歲後當選FMVP的球員,詹姆斯終於釋放出心裡積蓄已久的情緒:「他們(質疑者)現在還有什麼可說的嗎?他們還能說什麼?!」

傑出的比賽是最強有力的話語,紙媒和社媒時代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