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中鋒的外表,卻有一顆投三分球的心,鳳凰城開始放棄奧尼爾式幻想

32

太陽沒有一門心思扮演陪跑角色,既然來到奧蘭多,就利用這8場常規賽來拼一拼陣容的深度和厚度。多探索幾種陣容模式,為即將到來的休賽期引援提供參考。

賽季初,他們重磅引援來的盧比奧沒能撥開籠罩在菲尼克上空的陰霾,沒能幫助太陽隊實現預期的成長。倒是交易來的“大白”貝恩斯,從內線的白胖高守護神變成了一位凶悍的長人射手,變化之大讓塞爾提克和太陽都始料未及。

古典中鋒的外表,三分球的心,鳳凰城開始放棄奧尼爾式幻想

控衛、空間型中鋒的選擇,都是在為太陽的厚積薄發積蓄力量。菲尼克斯籃球的未來,仍在兩位成長中的球星身上—— 德文-布克和德安德列-艾頓的每一次突破和自我成長,才是夯實球隊未來的重錘。

新秀賽季,狀元艾頓打了71場比賽,70場先發出戰。還沒進聯盟時一副古典中鋒的造型,結實的身板,紮實的腳本,艾頓也會視作本土中鋒的“下一個複興希望”。

古典中鋒的外表,三分球的心,鳳凰城開始放棄奧尼爾式幻想

艾頓沒有成為統治禁區的新時代中鋒,儘管太陽有意把艾頓向著“禁區怪獸”的方向培養,但艾頓的球風要比預期中的更“輕盈”。

當古典風格遇見現代打法

在終結手段上,艾頓有古典的一面:在“人人可控球”的潮流下,艾頓沒有執著於在持球玩花活,而是像角色球員那樣,滿足於進攻端的吃餅。

在2018-19賽季,艾頓有70.3%的進攻是在沒有一次運球的情況下完成的,場均出手8.6次,打出了59.6%的命中率。一旦在籃下佔據有利位置,艾頓是太陽隊最值得信賴的進攻點。

古典中鋒的外表,三分球的心,鳳凰城開始放棄奧尼爾式幻想

但太陽的進攻也存在問題:艾頓的打法,很難左右勝利天平的走向。以建隊基石的標準去衡量,艾頓的侵略性,及對場上的影響力都有待進一步加強。

“ 不喜對抗 ”是艾頓最大的個人特點,被視作是本土中鋒的新一代希望,艾頓卻很少有扛著對手硬鑿的時候。大部分的內線進攻中,艾頓會選擇用後轉身跳投的方式終結。2米11的身高配以2米27的臂展,一個轉身就能獲得輕鬆出手的機會。

古典中鋒的外表,三分球的心,鳳凰城開始放棄奧尼爾式幻想

這樣的投籃選擇和出手,將艾頓置於一種古典和現代籃球的中間地段。

一方面,沒有大量的肌肉角力,不必像四大中鋒那樣長期駐守在三秒區附近,艾頓能在更大的進攻範圍內高效地完成出手,降低了隊友傳球的難度。

另一方面,艾頓並非是那種投籃型的中鋒。雖然不崇尚對抗,但他的活動範圍基本還是駐紮在內線,從戰術的角度上,他和其他的吃餅型中鋒並無二致。

古典中鋒的外表,三分球的心,鳳凰城開始放棄奧尼爾式幻想

艾頓的改變,太陽撥開雲霧見光明

對太陽隊來說,他們很難安排這麼一號中鋒:既不是那種凶悍的虐框型中鋒,但投籃的範圍還沒有擴展到三分線,而他的定位還恰巧是球隊未來的基石人物。

能在NBA闖出一番天地的球星,都要具備一招鮮的能力。艾頓的發展方向,要么按照太陽給出的既定軌道,加強對抗,爭取籃下的統治地位。要么按照大學時期的4號位風格走,以靈巧和速度取勝。

從復賽的表現來看,艾頓開始嘗試往空間型內線的方向發展,至少,他在努力把射術打磨得更加精湛。在8月1日對陣奇才隊的比賽中,艾頓出手了3次三分球,並命中了其中的2球,這是一個積極的信號

古典中鋒的外表,三分球的心,鳳凰城開始放棄奧尼爾式幻想

在賽后採訪中,艾頓談到教練允許他開始出手這樣的投籃。而不是每場比賽在籃下區域等待布克和盧比奧的傳球。

如果艾頓能向著投射型內線轉型,艾頓和貝恩斯誰來搭配首發陣容將不再是一個問題。開發出三分球的貝恩斯有時能起到更好的效果,特別是當球隊想要拉開空間的時候。這樣的球隊作用,目前艾頓正在努力向著這個方向靠攏。

烏布雷從傷病中康復,而太陽隊在迷霧中摸索了幾個賽季後,終於找到了下一個方向。經過一個賽季,證明了布克能打無球,但卻不適合長期承擔組織進攻的任務,艾頓不會成為下一個奧尼爾,但投籃技巧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菲尼克斯不會擁有下一個OK組合,但他們仍有希望開啟一個鼎盛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