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丹的進攻歷史第一,那防守能排歷史第幾呢?

28

如果說有一件事在《最後一舞》中已經反復得到了驗證,那就是喬丹幾乎接近於不可防守。

與此同時從另一方面講,當喬丹變成防守一方的時候,想要在他面前得分也同樣難於登天。

現任快艇隊主教練的里弗斯說:“他是有史以來最佳的超級巨星防守者。”

里弗斯說這話很有說服力,因為在球員時代他經常遇到不幸的事——被喬丹滿場追防。喬丹是自1973-74賽季以來唯一可以在兩個賽季做到200次抄截和100次火鍋的人。除了他之外只有皮本和奧拉朱旺達到過這個數據,不過他們也只有一次而已。

喬丹的進攻歷史第一,那防守能排歷史第幾呢?

“在我看來,喬丹是一個恰好具備進攻才華的防守球員,”他的前隊友B···.J.阿姆斯特朗說,“有些時候他在防守端對於比賽的理解比進攻端還要深刻。他的移動、預判都是基於在防守端的觀察。”

喬丹在防守端取得的成就肉眼可見,除了前面提到的數據,他還曾九次入選最佳防守陣容,與加里·佩頓、凱文·加內特和科比·布萊恩並列最多。喬丹在1987-88賽季第一次進入最佳防守陣容,那是他的第四個賽季,那一年他在抄截榜上排名第一,火鍋榜排名第14,是前40裡唯一的後衛球員。

數據顯示,公牛第二個三連冠期間,球隊的防守效率一直是聯盟第一。公牛的防守不僅僅是不讓對手得分那麼簡單,他們常常會使對方陷入混亂,而這正是喬丹最喜歡看到的情況。

“我堅持認為在防守端說垃圾話要比在進攻端更具破壞性,”里弗斯說,“有的時候喬丹會對我說,’我知道你想做什麼,我不會讓你走右手的’。聽到這樣的話我真的很絕望,因為我就是一直喜歡走右側。”

喬丹認真研究了對手的進攻方式,並且將他們牢牢記在心裡。同時不僅以此要求自己,還用同樣的標準要求隊友。隊友可以錯失投籃,但如果在防守端做錯了,一定會招致喬丹的王之憤怒。

喬丹的進攻歷史第一,那防守能排歷史第幾呢?

波士頓賽爾提克隊的現任總裁安吉也說:“提到公牛隊,所有人想的都是三角進攻。但真正讓他們與眾不同的是防守,在1993年對陣公牛的系列賽第六場最後五分鐘,我們根本無法得分。”

喬丹特別喜歡針對對手的王牌球員,諸如總決賽上曾經遇到過的德雷克斯勒和查爾斯·巴克利,喬丹需要確保沒有任何人在球場上威脅他的地位,如果有,他就會在對位中打破這種威脅。

“他總能封蓋到我,”尼克中鋒尤因說:“他和皮本的特點是他們足夠高、足夠強壯且具備運動能力。同時喬丹非常喜歡對抗,這是大多數人沒有的。 ”

在喬丹職業生涯的前期,他一度被活塞隊的壞小子軍團限制。不過在1991年的東部決賽中,喬丹終於完成了反撲。數據顯示,在那個系列賽中,當喬丹作為主要防守者的時候,活塞隊每回合僅得0.79分,同時命中率只有35%。喬丹在防守端完全限制住了喬·杜馬斯和伊塞亞·托馬斯。

“喬丹抄球的時候,手非常快。”里弗斯說,“他兼具運動能力和籃球智商。通常這兩者不能兼得,比如伯德和約翰遜就不是身體素質爆炸的運動員,所以我們認為他們是打球聰明型的球員。但是喬丹不僅身體爆炸,頭腦也絲毫不弱於前面兩位。”

“這就讓他成為一名令人窒息的防守者。”里弗斯說。

喬丹的進攻歷史第一,那防守能排歷史第幾呢?

1992年.喬丹跟隨夢一隊在波特蘭參加熱身賽,而當時還在打球的丹尼·安吉正效力於波特蘭開拓者隊。在與古巴隊的比賽前,兩個人連著打了36洞的高爾夫。當他們打完之後,安吉馬上開車送喬丹去酒店。

“那天我輸給他了,因為太陽真的很大、很熱,”安吉說,“然後我跟他一起去了球場,我坐在場邊看著麥可,他簡直難以置信。他足足打了30分鐘,且一直在掌控球權。我真的不知道他身體裡有多少能量。”

第二天喬丹又跟安吉打高爾夫去了,安吉問他為什麼在熱身賽上打得那麼認真,喬丹說:“我不希望任何人以為他們可以在球場上與我平起平坐。”

在公牛隊最後的日子裡,35歲高齡的喬丹仍然表現出了足以決定比賽的防守能力。在獲得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年度最佳防守球員十年之後,他還能在年度最佳防守球員的評選中排名第四,僅次於穆大叔、佩頓和大衛·羅賓遜。

1998年東部決賽,公牛與溜馬隊大戰七場,最終驚險獲勝。整個系列賽,喬丹頻頻和雷吉·米勒對位,喬丹非常不喜歡跟米勒糾纏,他說這是與女人鬥雞。

在第四場的時候,發生了史上最具爭議的絕殺之一。米勒在接球前一把推開了防守他的喬丹,最終用一記三分球絕殺公牛。事後所有人都在問喬丹米勒是否推了他,喬丹幾乎沒有抱怨,他只是說:裁判沒有吹,就等於沒有犯規。

溜馬隊曾經一度距離終結公牛王朝如此之近,直到喬丹開啟了鐵血防守模式。搶七大戰第四節,在喬丹的防守之下米勒僅出手一次,全場比賽當防守他的人是喬丹時,米勒只投進了一個球。

賽後談起公牛隊的防守,溜馬隊主教練拉里伯德只用了一個詞:無情。

喬丹的進攻歷史第一,那防守能排歷史第幾呢?

讓我們再回顧一下喬丹職業生涯最經典的時刻。1998年總決賽的對手爵士隊在那個賽季裡取得了聯盟最高的進攻效率(110.9),但是在面對公牛的時候,他們的進攻效率下降為94.3。如果連續看1997和1998兩年的總決賽,爵士隊在面對公牛的12場比賽里,有11場不超過90分。

在總決賽第6場,喬丹以最傳奇的方式結束了他的公牛隊職業生涯。他用上帝一般的定格跳投殺死了比賽,這注定是一個將永遠流傳下去的畫面。但是如果我們再往前追溯,人們常常會忽略公牛隊是如何擁有這最後一攻的機會的。

幾秒鐘之前,當史塔克頓把球傳給馬龍的時候,喬丹突然丟下自己的防守人從斜後方衝過來一把將球切掉,成功完成抄截。於是才有的接下來的一切。

這就對了。喬丹最具標誌性的時刻,正是來自於他頂尖的防守。